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走势图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林行止︱股市走势图的发明者

时间:2017-10-12 06:3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生活在这个传媒全天候无休报道股市讯息的金融都会,股票行情和股价走势图,莫不深入,可是,知道标示股市股价、消费物价,以至趋向、民望浮沉,及经济去从并预示未来的走势图从何而来的,相信十万中无一。不过,连办公室贴满走势图的投资专家、走势图发明人的晜孙亦茫茫然,要待学者才恍然,港人实在不必为此而耿耿于怀。

  大家碰口碰面的“走势图”,术语称为饼(圆)图[Pie(Circle)Chart]、柱形图(Bar Chart),以及最常见的线形图(Line graph),这些看似十分简单实际上功用宏大的“图表(解)”,由多才多艺惟毁誉不一的苏格兰人威廉·普莱费尔(W. Playir, 1759-1823)于二百多年前所创!

  普莱费尔幼年失怙,少年失学,当过“脱谷机”(Threshing Machine,农作物收成由此大增)发明人米克尔(A. Meikle)的学徒,获得机械技术基本常识后,跳槽至蒸汽机发明人瓦特(J. Watt)的制造厂当技工,不数年便以“工作者”身份从事多种与机械有关及无关的工作。应该一提的是,普莱费尔活跃的这段时期,是苏格兰思想奔放的“启蒙期”,“理科文科”(和“仔”)人才辈出[那个布下隔山买牛局令万千投资者购买根本是子虚乌有的“密士西比金矿”的罗·约翰(John Law),亦是苏格兰人],经济活力充沛,社会急速向上流动,是有识有志有胆之士飞黄腾达的黄金时代。

  普莱费尔多才多艺,“刀”且无“底线”,在此资本主义的“洪荒世界”,大起大落。他当过机械维修工、技师、制图员,还是合格会计师、有多项专利注册的发明家、金属匠人(Silversmith)、小商人(Merchant,在苏格兰意为零售商)、股票经纪(当年称为Investment Broker)、经济学家、统计师、时政评论家(Pamphleteer)、翻译家、广告员(Publicist)、土地投机者[在巴黎当“美国土地公司”(American Land Co.)代理]、罪犯(Convict)、银行家(在伦敦创设Security Bank)、者(Blackmailer)和记者……。令人有点意外的是,被不少经济学者视为“靠谱”工具书的《新保尔格莱夫经济学辞典》(The New Palgrave : A Dictionary of Economics),用了大半页篇幅介绍普莱费尔,惟写的主要是他的经济学观念,对他在”走势”上的贡献,只有擦身而过式的提及(只说他对统计学有研究)。

  月前购得剑桥大学出版社多年前“千幸万苦”翻印普莱费尔初版于1786年、1801年三刷的《商业及图册和统计学精要》(W. Playir: The Commercial and Political Atlas and Statistical Breviary),本意在找点原始资料漫写走势图的前世及未来,哪知书前长达三十五页的“介绍”,比正文更精彩,此以蝇头小字(和翻印的内文形成强烈对比)印出的长文,不但有如传记,且对经济学名家如杰文斯(W.S. Jevons)和凯恩斯等对普莱费尔在统计学及走势图上的钻研与创见,有非常简略的介绍和正面评价。这本由《商业及图册》和《统计学精要》合辑而成的书(下称《图册》),其“介绍”不但详细地缕述作者多采多姿的一生,且对两位编者如何发掘这两本早遭遗忘的书的过程,述之甚详——编者多番寻觅后,终于据州大学图书馆善本书室藏书影印。

  《图册》编者上穷碧落下地“寻根”,还寻出普莱费尔生于巴黎、在受教育的儿子安德鲁移民(移民年期不详,仅知普莱费尔1823年2月23日病逝伦敦时,安德鲁已移民而不能“随侍在侧”),从军有战功,退役时获赠安大略省市近郊“数百公顷土地”,1820年他于此设立磨坊,改地名Playir\s Mills,后正名为普莱费尔村(Playirville);据纪录,1870年人口仅二十(大概是安德鲁和应他之邀亦移民于此的二兄约翰两家人的总人口),2015年人口已达十一万七千余。令为意外的是,安德鲁的玄(第三代)孙——威廉的晜孙(第五代)罗兰斯(1944-,资深会计师)是技术派投资者,其位于金融中心办公室的墙上,挂满上市公司股价走势图表,可是,要在到访的学者细说下,才悟图表发明者为其高祖——《图册》其中一位编者斯宾塞(I. Spence)找上门的原因,是“查出”约翰藏有其高祖于《图册》出版后在1821年至1823年之间手写的三十六页解释走势图的手稿;部分手稿收在“介绍”之中。

  普莱费尔的《商业与图册》,1786年初版,作者对书中图文并茂介绍的柱形及线形图的功用,大感满意,然而,他不敢说自己是“原创者”,在此后十二三年,他“明查暗访”,在图书馆翻书,至1798年才确定“前无古人”,在小《线性算术》(Lineal Arithmetic)中,肯定这是他的发明!说来有点不可思议,《图册》在伦敦出版后,英人的反应十分冷淡,英国皇室漠然视之(unfortunately chose to ignore),两百多年前,皇室“不”,注定有关物事“寂寂无闻”。尚幸辗转获得此书的易十六(与Marie Antoinette双双被“党”砍头的)大为欣赏,认为是划时代之作……法译本很快出版,因此缘故,普莱费尔移居法国,在商界以至传媒(出版)上大展,甚至创设“银器工场”,锻制各式金属器皿,而厂地为易十六所赐!

  今人见惯,不以为贵,事实上,“走势图”的发明,确属世界大事,因为据之绘制的图表,把数据形象化(Visualization)后,马上成为清晰简洁、人人明白的“世界语言”(易十六之言),不论国籍、不论识字与否,一看图表,马上对相关物事有概念性认识;然而,学界包括法国学者,对此似乎不太重视,直至美国工程师布灵顿(W. C. Brinton)于1914年出版教科书《以图解形式反映事实》(Graphic methods for presenting cts),图表才渐受注意;至于将之运用于股票走势并以之预测股价及大市趋向,则有待1934年斯坦福大学统计学教授沃金(Holbrook Working)于是年3月号《美国统计学会学报》发表《供时间序列分析用的随机差序列》(刊物及文题太长,不录;均见拙著《投资族谱》页100,台北远景出版社),当中将商品期货价格及股价变动绘成走势图。自此,走势图才被股市评论者广泛使用,技术派股票分析家由此衍生出数之不尽解读预测走势的“学派”──但他们所用的,仍是普莱费尔发明的饼柱线图!

  两百多年前,走势图的功能主要在“”尤其是外贸上,1801年版的《图册》,第一页便是1700年至1800年英国进出口贸易走势图,其“出口线”及“进口线”显示此百年间,绝大部分时间英国外贸都是“入超”;与个别国家(当时远洋海运尚未全面发展,主要是欧陆诸国)的贸易,则有“盈”有“亏”,但总方面是有贸易盈余……

  笔者逐页翻阅,就是未见与我国的外贸图,这亦难怪,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于1839年底至1841年初,翌年(道光二十二年)“大清大与大英君主”的使臣签订《中英江宁条约十三款》︰“自今而后……广州、福州、厦门、宁波、上海等五处港口,贸易通商无碍……”意味英帝以坚船利炮,迫满清与之”通商”。两国贸易迅速发展,惟此已在《图册》出版之后;同理,《图册》并无股市走势,伦敦皇家交易所(The Royal Exchange)虽于1571年成立(仿荷兰安特卫普交易所),但杂乱无章,实际交易在Jonathan\s Coffee House进行,并无“合规格”的纪录,如今的交易所成立于1801年,书中因此并无有关走势图。

  一下笔写了三千多字,与当今“阅读”(?)习惯背驰,但愿有寻根之意的图表派信徒有兴趣一顾!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特 码 双 单 规 律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

相关推荐